闷骚王妃拐个王爷种宝宝娄瑾玉邵瑀辰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分享

发布时间:2018-02-09   来源:超神玩家   阅读: 3820
小编前言

《闷骚王妃拐个王爷种宝宝》by雾玥北,是一部热门古代言情小说,主角是娄瑾玉和邵瑀辰,金銮殿上,两女争夫,怒目相视。湛王提议,同娶双珠,不分大小,娄家大小姐怒甩湛王,放言从今...

《闷骚王妃拐个王爷种宝宝》by雾玥北,是一部热门古代言情小说,主角是娄瑾玉和邵瑀辰,金銮殿上,两女争夫,怒目相视。湛王提议,同娶双珠,不分大小,娄家大小姐怒甩湛王,放言从今以后,老死不相往来。娄瑾玉酒楼买醉,悼念自己短暂的爱情,不想竟遇上了传说中的断袖王爷邵瑀辰。一时酒壮怂人胆,强上了人家瑀王爷……更多精彩章节一起来看看吧!

超神玩家网
小说简介

金銮殿上,两女争夫,怒目相视。湛王提议,同娶双珠,不分大小,娄家大小姐怒甩湛王,放言从今以后,老死不相往来。娄瑾玉酒楼买醉,悼念自己短暂的爱情,不想竟遇上了传说中的断袖王爷邵瑀辰。一时酒壮怂人胆,强上了人家瑀王爷。三年之后,娄家大小姐回京,不想竟带回了三只拖油瓶,一时之间谣言四起。“娄瑾玉,你好大的胆子,竟然敢偷本王的崽,还一偷就是三个!”某女斜睨了一眼某王的胯下,悠悠地道:“王爷你行吗?”某王咬牙:“要不要试试!”“试就试!”一年之后,娄家大小姐又生了两只崽子,某王得意道:“玉儿,再多试几次,你能给本王生个蹴鞠队!”某女气若游丝,直接将某王踹下了床,无力道:“试腻味了,本小姐决定换个口味!”

推荐阅读指数:★★★★★

注: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,支持原作者。为了保护版权,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,只推荐小说名称及作者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,仅供大家参考。

安卓用户>>点击阅读

苹果用户>>点击阅读

小说试读

第一章

众所周知,湛王此人,年方十八,是帝都四大才俊之一,集地位,俊逸,智慧于一身,令帝都半数以上的女子痴迷。

且向来洁身自好,现今无正妃,无侧妃,无妾侍,无通房,是帝都闺中女子少有的,最佳夫婿人选。

湛王的魅力,向来无人可挡,就连帝都第一美女和第一才女,都没能幸免。

南陵国,金銮殿上

两个女子怒目而视,战火一触即发。

站在左边的那位女子,一袭红衣似血,身段妖娆,眉目如画,肤如凝脂,美得不似凡人,用倾国倾城四字来形容,一点都不为过。

右边的那位女子,在一袭如大海般湛蓝的蓝衣衬托下,显得高贵优雅,气质迷人,五官虽算不上倾国倾城,但也是美女一枚。

只听得右边那位蓝衣女子,冷声道:“娄瑾玉,湛王妃的位置,我绝不相让!”

“楚宴倪,彼此彼此!湛王妃的位置,本小姐也绝不退让!”左边那位红衣女子冷笑,递了个挑衅的眼神。

蓝衣女子嗤笑一声:“那就各凭本事吧!”

红衣女子斜睨了蓝衣女子一眼,随意地撩了下头发,挑衅道:“说吧!比什么?”

这两位女子,红衣女子,是娄将军的女儿,帝都第一美女娄瑾玉,蓝衣女子是楚相的嫡女,帝都第一才女,楚宴倪。

两人从小一起长大,只要是彼此喜欢的东西,都会争上一争,从名誉地位美貌,一直到现在的争夫婿。

两人正待要提出比试的项目,忽的,只听上首位置一声怒喝传来:“放肆!你们两个!眼里还有朕吗?”

站在旁边的楚相和娄将军忙跪下请罪:“小女无状!望皇上恕罪!”

娄瑾玉和楚宴倪也忙转头,看着上首的皇帝。

“臣女失礼,请皇上恕罪!”楚宴倪忙福了福身,满脸恭敬道。

娄瑾玉也忙讨巧嬉笑道:“回皇上,皇上不仅在臣女的眼里,还在臣女的心里!”

皇上利眸扫向两人,嘴角似笑非笑:“你们两人,争的这般激烈,可有问过朕的意见?可有问过湛王的意见?”

皇上话音刚落,只见娄瑾玉和楚宴倪都刷的一下转头,满眼冒着星光,期待的看着湛王,邵湛阳。

看着两人那快要把他生吞活剥的眼神,邵湛阳脸色很是难看,他这是招谁惹谁了?怎么尽是摊上这种事!

随即很是无奈的看着上首的皇上,沉声道:“父皇,儿臣今年才十八岁,现在成亲,为时过早!”

“十八岁已经不小了!”楚宴倪对着湛王,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,很是急切道。

娄瑾玉则是眼神怪异的,将邵湛阳从头到脚扫了一遍,满是怀疑道:“你该不会?也是断袖吧?”

娄瑾玉话音落下,只见楚宴倪也是用一种怀疑的目光,看着邵湛阳。

甚至连皇上和众位大臣,都齐刷刷的转头,用一种怀疑的目光看着湛王。

邵湛阳顿时被噎的说不出话了,难道他不想成亲,就是断袖吗?

随即转头看了一眼坐在边上的自家皇叔,眼里满是怨怪,都是皇叔惹的祸!还有自家没来上朝的三哥!

就是因为他们两人是断袖,现在连带着自己也被人怀疑,现在要他怎么解释嘛?邵湛阳很是犹豫,思索着要如何回答才好。

这要是一个回答不好,可是要出大事的,他现在不想成亲,可是也不想被人误会是断袖呀!他可是个正常的男人!

见湛王只是埋头深思,并不回答,娄瑾玉和楚宴倪心下都有些失望,唉,怎么好男人都喜欢男人?这要她们女人怎么活吗?

南陵王朝,男风盛行,就连当朝皇叔逍遥王和皇三子瑀王殿下,都喜好男风,这使得很多待字闺中的适龄女子,被迫转入剩女行业。

娄瑾玉和楚宴倪,两人今年也才刚及笄不久,要美貌有美貌,要才华有才华,按理说是不急着出嫁的。

偏偏在南陵王朝,好男人本就难寻,喜欢女人的好男人就更难寻了,两人好不容易看上了一个湛王,如何能轻易放过?

没想到竟然连湛王也是个弯的,两人只得在心里感叹,真是天要亡我呀!

就在两人已经对湛王不报希望的时候,只听得邵湛阳沉声道:“两位姑娘,本王不是断袖!”

两人刷的一下就抬起了头,直愣愣的盯着邵湛阳,眼冒红光,同时急声道:“你确定?”

邵湛阳咽了咽口水,结巴道:“确,确定!”女人真的好可怕,他可不可以不娶妻?

得到邵湛阳的肯定回答,两女瞬间心花怒放,笑眯了眼,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邵湛阳。

娄瑾玉对着邵湛阳眨了眨眼睛,妩媚一笑,娇声道:“湛王爷,小女子今年芳龄十五,文武双全,既有美貌又有智慧,被人称作帝都第一美女!”

“娶了我,不仅看着赏心悦目,心情倍爽,带出去也是极有面子的!”

看着娄瑾玉这不要脸的自夸,楚宴倪也忙柔声道:“湛王爷,小女子今年也是芳龄十五,美貌与智慧并存,被人称作帝都第一才女!”

“娶了我,不仅能帮你将后院打理得井井有条,而且在你无聊的时候,还能为你弹琴唱曲解闷儿,带出去也是极其长脸的!”

邵湛阳听了两人的这番自夸,忽然觉得,原来娶了女人也不是只有麻烦,还是有些好处的!随即认可的点了点头。

两女见着邵湛阳点头,心下都是一喜,忙又都直勾勾的盯着邵湛阳。

“王爷,你觉得是我好还是她好?”两女同时急声问道,问完之后还都抬手指着对方。

邵湛阳思索了片刻之后,认真道:“你们两人各有千秋!”

“那你选谁?”两女又同时询问道,问完之后又都满脸期待的看着邵湛阳。

“用选吗?本王将你们全都娶了,不就行了!”邵湛阳理所当然道。

两女瞬间满脸黑线,恶狠狠的瞪了邵湛阳一眼,同时怒声道:“有她没我!有我没她!”

第二章

这下邵湛阳倒是犯难了,这叫他该怎么选嘛?最好的办法就是两个都娶了!

而且他现在忽然有了娶妻的欲望,最重要的是,他两个都想要,既然她们两人都想要嫁给他,为什么就不能同时嫁给他呢?

随即对着两女很是认真道:“既然你们二人都想要嫁与本王,为何就不能和平共处呢?”

“和平共处?鬼才跟她和平共处!”两人同时怒声道,说出的话竟都是一模一样的,连语气都是差不离的。

随即又都恶狠狠的瞪了对方一眼,同时冷哼了一声,又同时将脸撇了开来,怒瞪着邵湛阳,恶声恶气道:“选吧!”

邵湛阳突然有些后悔了,他怎么就一时鬼迷了心窍,应了下来呢?她们两人实在是太凶了!他一点也不想娶了!

虽然有才华,有美貌,可若是真的娶了她们两人,他以后的日子,肯定都会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。

想想以后与她们生活在一起的情形,邵湛阳倒吸了一口凉气,下意识的打了个寒战,不行,他坚决不能将这两只母老虎娶进王府!

可是他都已经应下了,出尔反尔可是有损他湛王的威名,所以,他必须得让她们自己知难而退才行。

就在邵湛阳苦思对策的时候,耳边又是两声怒喝传来:“到底选谁?”

邵湛阳被惊了一跳,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,更加坚定了不娶她们二人的决心。

随即眼神诚挚的看着两人,满脸严肃认真道:“本王觉得,虽然你们两人,一个是第一美女,一个是第一才女,但是本王对你们都不甚了解。”

“因为不了解,所以本王也不知道你们两人之中,到底谁才是适合本王的那一个。”

邵湛阳的话音落下,两女都陷入了沉思,这了解一个人可是需要时间的,她们可不是傻子,这湛王明显的就是在拖延时间,摆明了还是不想娶她们。

这怎么可以?既然都已经应下了要娶,那就必须得娶,他必须从她们之间选出一个来才行。

两女随即对视了一眼,斗了这么久,只一眼就明白了对方心里是怎么想的。

随即只见楚宴倪转了头,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,对着邵湛阳一脸天真的问道:“那湛王爷想要怎么了解我们呢?”

看着楚宴倪这好似不谙世事的样子,邵湛阳心下又有些犹豫,其实娶了她也还是不错的。

忽的又急忙摇了摇头,错觉,这些都是错觉,她们两个都是母老虎,千万不要被表象所迷惑。

邵湛阳努力甩掉脑子里那些纷乱的思绪,看着楚宴倪,沉声道:“本王觉得,我们都需要时间来好好地了解彼此!”

两女同时翻了个白眼,得了,这湛王爷的心思,全都被她们给猜中了,唉,这湛王也真是的,她们两个看起来很像傻子吗?

随即只见娄瑾玉对着邵湛阳抛了个媚眼,妩媚一笑,声音娇柔:“湛王爷,您说的很对,我们的确需要时间来了解彼此!”

明显的看到邵湛阳脸上闪过一喜,又很快地掩饰住了,娄瑾玉心下嗤笑,小样儿,希望你听完姑奶奶接下来说的话,还高兴得起来。

只见娄瑾玉再次对着邵湛阳抛了个媚眼,满脸娇羞:“那王爷说,我们什么时候搬进湛王府比较合适?”

邵湛阳掏了掏耳朵,他听见了什么?搬进湛王府?这怎么跟他预想的不一样?

这时只听得楚宴倪也娇声道:“对呀,湛王爷定个时间,我们随时都能搬进湛王府!”

这,他的确没有听错,她们两人的确是想要搬进湛王府,只是为什么?

心下不解,邵湛阳也就直接出声询问:“你们为何要搬进湛王府?”

两女直接白了邵湛阳一眼,眼睛里明明白白的写着,你怎么可以这么笨!

只见娄瑾玉随意地撩了下头发,眨巴着媚眼,娇声解释:“湛王爷不是说需要时间来了解彼此吗?”

“小女想着,那倒不如直接搬进湛王府,这样一来,我们就有大把的时间,可以好好地了解彼此。”

“了解透彻以后,您就直接从我们之中选一个,然后直接成亲入洞房就可以了。”

说道这里,竟是又对着邵湛阳眨了眨眼睛,随即低着头,满脸娇羞道:“相信一年以后,王爷您一定能够抱上个大胖小子!”

娄瑾玉话音落下,只见邵湛阳的嘴角严重地抽了抽。

至于皇上和朝堂上的众位大人,嘴角也都有不同程度的抽搐,只有娄瑾玉的老爹,用双手捂着老脸,表示好羞涩。

看着娄将军这满脸尴尬的样子,楚相很是鄙视,这娄将军的女儿,实在是太不知羞耻了,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女!

不想楚相这番还没鄙视完呢,就听得自家女儿娇声道:“湛王爷放心,小女子一定会比娄瑾玉好生养的,选了小女子,王爷再也不用操心子嗣问题!”

楚相一口老血憋在了心口上,忙也用双手捂着老脸,他的女儿呀,怎么就养成了这样?这简直就是他此生最大的败笔!

听得楚宴倪说比自己能生养,娄瑾玉心下有些不满:“我说楚宴倪,你生都没生过,凭什么就说比本小姐能生养呀?”

“本小姐的确是没生过,但是本小姐说比你能生,就比你能生!”楚宴倪满脸傲然。

娄瑾玉嗤笑一声,冷笑道:“那可不见得,要是你一辈子都嫁不出去,又怎么能生呢?”

“你才嫁不出去!本小姐一定会比你先出嫁,比你先养孩子!”楚宴倪抬眼恶狠狠地瞪着娄瑾玉,怒声道。

见楚宴倪恶狠狠地瞪着自己,娄瑾玉随即也恶狠狠地瞪了回去,两女眼中的火花,又开始一触即发,噼里啪啦地响个不停。

忽的,两女又都同时移开了视线,转头对着邵湛阳恶声道:“我们什么时候搬进王府?”

邵湛阳顿时缩了缩脖子,心下满是坚定,他绝对不要娶她们,也绝对不会让她们住进湛王府的!

第三章

要是允了她们进府,恐怕就一辈子都赶不出去了,他才不要跟母老虎过一辈子呢!

两女见着邵湛阳的反应,也意识到了自己的态度,似乎过于恶劣了些,唯恐将未来的夫婿吓跑,两女都忙收敛了脸上所有的怒色。

同时面上都带上了,自以为最美丽,最和善的笑容,殷殷切切地看着邵湛阳,嗲声嗲气的问道:“那王爷,您何时让我们搬进王府呀?”

那个“呀”字拖得老长,邵湛阳瞬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,妈呀,要不要这么吓人,这声音,实在是太可怕了,简直就是谋杀呀!

随即有些颤声道:“两位姑,姑娘,能,能好好说话吗?”

邵湛阳话音刚落,只见娄瑾玉双手交握成拳,捏的咯吱咯吱作响,似笑非笑道:“王爷说说看,我们哪里不好好说话了?”

“对呀,王爷说说看,我们也好知道哪里需要改呀?”楚宴倪挽起了袖子,双手叉腰,脸上满是威胁。

看着两女这恶意满满的样子,邵湛阳双腿很不争气的开始打哆嗦。

随即抬眼看着两女,可怜兮兮道:“两位姑娘都不需要改,只是两位姑娘喜欢本王哪里?本王改还不行吗?”

只见娄瑾玉瞬间收起了交握的拳头,眨巴着眼睛,满脸期待的看着邵湛阳,嘟着小嘴道:“小女子喜欢王爷,不想娶小女子这一点!”

楚宴倪也几步上前,对着邵湛阳满脸娇羞道:“讨厌啦!人家简直爱死了王爷您,不想娶人家这一点!”

随即都同时对着邵湛阳,眨巴着大眼睛,娇声道:“王爷,您改吧!”

邵湛阳瞬间傻眼,他,他,他还能说什么?不管他说什么,她们两人都赖定他了!

随即什么也不说了,只是抬眼看着上首的皇上,表情好不可怜!

皇上恨铁不成钢的瞪了邵湛阳一眼,还妄称什么帝都四大才俊之一,竟是被两个女人逼到这个份上,简直是没出息!

被自家父皇瞪了,邵湛阳感觉好委屈,父皇根本就不知道,这两个女人有多可恶,她们都已经打定主意赖定他了,他还能怎么办?

他不要娶妻,他不要娶母老虎,他不要以后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,逼急了他,他就像皇叔和三哥一样,做断袖好了!

心下打定了主意,也终于有了底气,不再向皇上求助,反倒是挺直了腰板看着两女,语气坚定道:“你们就死了这条心吧!本王是不会娶你们的!”

“王爷是要出尔反尔吗?”娄瑾玉缕了缕头发,语气漫不经心。

楚宴倪整了整衣衫,满脸无辜道:“王爷就不怕被天下英雄耻笑吗?”

两女话音落下,邵湛阳瞬间就怂了,他怎么就鬼迷了心窍,答应了要娶她们。

不行,他绝对不能屈服,随即满脸严肃认真道:“本王是断袖!”

邵湛阳话音落下,只见朝堂上的众位大人们,都纷纷垂下了头闷笑,就连皇上都有捂脸的冲动,他的儿子,实在是太丢人了。

明显的感觉到了众位大人的反应,邵湛阳也就当不知道,丢脸就丢脸吧,总比被逼着娶母老虎强。

不想竟听得娄瑾玉嗤笑一声,似笑非笑的看着邵湛阳,语气悠然:“王爷,您这样朝令夕改,反复无常,前言不搭后语,言不由衷,真的好吗?”

楚宴倪则是不可置信的看着邵湛阳,满脸失望:“王爷,小女子一直以为,您是一个天资聪颖,学富五车,足智多谋,能言善辩,言既出行必果的人!”

“可是不想您竟是,说出如此有损威严的话,您怎么可以如此的可爱天真呢!您的脸面可以不要,但是我们,您还是得娶!”

邵湛阳忽然觉得心好累,与这两个女人相比,他完全不是对手,难怪古人们常说,女子无才便是德,古人诚不欺我也!

这两个母老虎,简直就是他的噩梦,他到底是在什么时候招惹了她们?以至于现在甩都甩不掉!

邵湛阳只得再次抬眼看着上首的皇上,可怜兮兮的求助:“父皇,儿臣才十八岁,不要娶妻,您帮帮儿臣!”

邵湛阳的话音落下,皇上还没开口呢,只听得娄瑾玉悠悠地来了一句:“难怪人常说上阵父子兵,原来是这么来的呀!”

楚宴倪也忙接口道:“唉,可不是,可怜了我们这两个小小女子,也只有被欺负的份了!”

“谁叫这是一个拼爹的年代呢,下次投胎的时候,记得找个好人家!”娄瑾玉似有所悟。

楚宴倪认可的点了点头:“嗯!这回长知识了!”

皇上虽然没有帮助湛王的打算,但是也不可避免的,被娄瑾玉和楚宴倪的话给噎住了,心下也体会了儿子的感受。

这两个丫头,巧舌如簧,那两张嘴说出来的话,能噎死人不偿命,湛儿虽然也是少年英才,但是与这两个丫头斗,还是差远了!

只是这两个丫头胆子未免也太大了,竟然连皇帝都敢调侃。

本着给她们一点教训的心思,只听得皇帝怒喝道:“放肆!娄瑾玉!楚宴倪!你们二人可知错!”

皇帝话音落下,湛王心下窃喜,娄瑾玉和楚宴倪两人,却是都规规矩矩的跪在了地上,满脸诚恳道:“臣女知错!”

见两人如此爽快的就认错了,湛王和皇帝心下都有些诧异,不解她们二人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?

只听得皇上沉声询问道:“既然知错,那你们说说,错在哪里?”

“君要臣死,臣不得不死,皇上说臣女有错,那臣女就有错!”两人如同商量好了一般,竟是异口同声的答道。

“大胆!”皇帝怒喝,还以为她们是真的知错了,不想竟是拐着弯的说他以权压人,简直是太放肆了。

皇上的怒喝声,娄瑾玉和楚宴倪倒是不觉得有什么,可是他们的老爹却都是吓出了一身冷汗。

只见娄将军和楚相面上都很是惶恐,忙跪下请罪:“小女年幼无知,口无遮拦,望皇上恕罪!”

微信搜索:csxs51,关注:超神小说,即可查看更多免费言情豪门总裁小说!

相关推荐:

更多LOL英雄联盟资讯攻略,敬请关注超神玩家www.chaoshen.cc

标签: S7EZ
关于我们 | 版权信息 | 联系我们 | 友情链接 |

© 2014-2015 Chaoshen.cc 版权所有 QQ:903193339

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或用户投稿,如侵犯其版权,请联系我们,本站核实后将在24小时内删除。邮箱:903193339#qq.com